趣读丨宋人为什么那么热爱生活

2020-01-10 19:43 趣读

  如果有机会穿越时空,你愿意去到什么朝代?陈寅恪说:“华夏民族之文化,历数千载之演进,造极于赵宋之世。”

  宋朝外患不断,但内乱不多,因而“八荒争凑,万国咸通”,市民文化兴起,生活气息浓厚。抚琴弈棋,宴饮集会,踏春赏花,汲泉煮茶,古鼎焚香……

  他们活得诗意优雅,又热气腾腾;他们带着无限的希望,努力耕耘;他们永远满腔热情,不自怨自艾;他们依心而动,热爱珍惜每一天;宋人,千年前已活成我们理想中的样子。

  读书识字,宋人很积极,大宋朝文人辈出,苏东坡、陆游、范仲淹、欧阳修、司马光......他们饱读诗书,不再只为出仕、做学问。读书,读得是一种意趣,让自己找到生命的意义,让自己过得悠闲。

  文人见面,寒暄后总会互问:“近读何书?”各种聚会,会作诗能写佳句者,方可进入。文士们将“掉书袋”作为娱乐活动,李清照和丈夫赵明诚,每天饭后,都要玩这个游戏,互相出题,胜者喝茶。

  宋人还极爱喝茶,他们喝茶很讲究,要“点茶”,还要“斗茶”,宋徽宗就是斗茶高手。当时汴河虹桥附近,茶馆很多,有钱人经常去那里“斗茶”,赢了的茶馆奖励一壶龙井。

  邻居见面,礼尚往来,都是献遗汤茶,更有提茶瓶之人,每日邻里互相支茶,相问动静。一卷书,一杯香茗,午后晴窗,时光悠悠,甚是自在悠闲。

  宋代饮酒之风,与汉唐比有过之而无不及。不仅文人雅士,高官贵族饮酒,老百姓也喝,还有了无酒不成席的风俗。东坡先生本人就擅酿酒,在贬官黄州时就自酿“蜜酒”。

  酒文化大盛,文人间行酒令,欧阳修在《醉翁亭记》中写道:“宴酣之乐,非丝非竹,射者中,弈者胜,觥筹交错,起座而喧哗者,众宾欢也”。

  文人在“斗酒”中“斗才”,斗来斗去,斗出好诗好词,于是有了许多慢词、小曲等。还有许多词牌名,也在行酒文化里诞生了,如调笑令、天仙子、水调歌头、荷叶杯、醉公子、南乡子等。

  文人墨客爱饮酒赋诗,诗增添了饮酒之乐趣,而酒则舒扬了诗的精魂,酒酣复醒,作词一曲以记之:一杯浊酒两篇诗,小槛黄花共醉。午醉未醒红日晚,黄昏帘幕无人卷。直须座上千种酒,浇起胸中万卷书。

  宋人的音乐修养极高,宋词可唱成曲,而时人也擅抚琴,且颇有感悟。宋代《琴论》云:“攻琴如参禅,岁月磨练,瞥然省悟,则无所不通,纵横妙用而尝若有余”。

  他们常抚琴于松溪、竹林、或临溪、或倚石,目送归鸿、心游太玄,在乐音里感悟自然和生命的玄奥。最著名的《听琴图》,一览,仿佛有悠远的琴声传来,时而细微悠长,时如人语,时如人心之绪,缥缈多变。

  宋人弈棋,睿智通达,政治家王安石对下棋就很有心得:莫将戏事扰真情,且可随缘道我赢。战罢两奁分白黑,一枰何处有亏成。

  黄庭坚也喜欢下棋,一首《弈棋二首呈任公渐》很生动:偶无公事客休时,席上谈兵校两棋。心似蛛丝游碧落,身如蜩甲化枯枝。湘东一目诚甘死,天下中分尚可持。谁谓吾徒犹爱日,参横月落不曾知。最喜欢的还是赵师秀的这句:有约不来过夜半,闲敲棋子落灯花。

  宋人热爱山水,亲近自然,一年四季,顺时游赏。春日万花烂漫,粉墙细柳,他们随风而动,踏春宴饮,炎夏则去往风亭水榭,吃着浮瓜沉李,赏新荷嫩绿。

  宋人极爱花,赏不够,还要插花,不仅插在花瓶,头上还得簪花,且不分男女,欧阳修在《洛阳牡丹记》中说:“春时城中无贵贱皆插花,虽负担者亦然。”

  皇帝会给宠爱的大臣亲自戴花,宋徽宗每次出游都“御裹小帽,簪花乘马,前後从驾臣寮、百司仪卫,悉赐花”,前前后后的从驾臣僚侍卫也一律戴花。

  宋人如此惜花爱花,对山水万物天然有好感,他们将自身融入自然,与天地共呼吸。

  宋人的生活,不单只有文雅,还有很多接地气的活动。喜欢运动的小伙子们玩蹴鞠,趣读丨宋人为什么那么热爱生活踢得好的还可以做官,譬如《水浒传》里的大反派高俅。当时还出现了类似足球俱乐部的蹴鞠组织,其中最著名的是“齐云社”,民间又称之为“圆社”。

  如今日本的相扑运动,在大宋朝就有了。这项运动,所有人都喜欢看,朝廷会办,民间也有,皇帝都曾跑去瓦肆看相扑。最受欢迎的是正式比赛前的女子相扑,和如今的啦啦队差不多,穿着清凉,主要是热场,吸引人来看。宋仁宗因为对此过分喜爱,还被司马光上书《论上元令妇人相扑状》劝谏。

  没有宵禁的宋朝,催生出热闹的夜市生活,《东京梦华录》里的“州桥夜市”一节,让我们看到了汴京夜晚的繁华。

  吃的花样繁多:“当街水饭、敖肉、干脯。王楼前獾儿、野狐、肉脯、鸡。”“饭后饮食上市,如酥蜜食、枣糕、澄沙团子、香糖果子、蜜煎雕花之类。”

  玩的更让人眼花缭乱:“瓦中多有货药、卖卦、喝故衣、探博、饮食、剃剪纸画、令曲之类,终日居此,不觉抵暮。”

  宋人吃的都是随四时而变,“四时卖奇茶异汤,冬月添卖七宝擂茶、馓子、葱茶,或卖盐豉汤,暑天添卖雪泡梅花酒,或缩脾饮暑药之属。”

  宋人还喜欢养宠物猫,早早成为了猫奴。他们最爱养黄白相间的狮子猫,还有专门的猫粮店卖小鱼干。宋朝迎猫规格很高,若要了邻居家的猫,得给猫主人盐,还要给猫准备小鱼干。

  很多文人都是猫奴,梅尧臣家那只叫五白的猫咪死了,他非常伤心,不仅写诗悼念,还举办了水葬,祭与饭与鱼。“自有五白猫,鼠不侵我书。今朝五白死,祭与饭与鱼。”

  黄庭坚要了一只猫,“闻道狸奴将数子,买鱼穿柳聘衔蝉。”陆游甚至心疼自家猫吃不好睡不好,“裹盐迎得小狸奴,尽护山房万卷书。惭愧家贫策勋薄,寒无毡坐食无鱼。”

  宋人不仅爱养猫,也爱八卦,当时汴京有两份报纸,一份官府的“朝报”,属正史,一份私人的“小报”,属野史,写一些宫廷秘史和名人八卦。

  宋人真的很热爱生活,他们懂得劳逸结合,一年有五个“黄金周”,工作累了,就到自然中休憩下。

  宋人审美眼光独到,摒弃花花绿绿的唐三彩,烧制出素朴典雅的宋汝窑;宋人绘画多用墨,变化多在浓淡间。

  宋人从来不委屈自己,古人讲究席地而坐,分案而食,唐朝时虽有椅子,但用的少,到了宋朝,椅子凳子才流行开来。宋朝还有外卖,点了餐就有人送来,南宋笔记《三径野录》如记载:“吴中妇女骄情,皆不肯入庖厨,饥则隔窗索唤,市食盈笛,至不下楼。”甚至不用下楼,够省事的。

  宋人深谙慢生活的精髓,《槐荫消夏图》里,一位文人半敞衣襟,双脚架高躺在藤编的凉床上,闭眼小憩,悠然自得。

  终日忙碌的我们,也该学学宋人的生活态度,偶尔慵懒,十分热情。品一杯茶,饮一盏酒;读一卷诗书,挂一幅画;素手抚琴一曲,焚香轻嗅;或走进市井巷陌,大快朵颐;或删繁就简,舍去不必要的欲望;认真地活在当下的每一天,如此,也不枉此生。

上一篇:趣读:中国神话背后蕴藏着的文化密码 下一篇:趣读丨千万不要随便在东北问路!!!